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过去17年,三位非典老兵虽已满头白发,但依然敢讲真话!

2020-02-24 11:06:40    来源:艾瑞网

17年前,SARS病毒曾经肆虐过这片大地。那时的我们,同样经历了像今天一样的不安、惶恐和悲伤。

17年后,我们的技术、体制、资源都有了极大的提升,但因为可能存在的掉以轻心,我们依然在新型冠状病毒的进攻下显得力有不逮,开启了又一次的全民抗战。

唯一不变的,还是那群可爱可敬的医务工作者,他们勇敢忘我,奋不顾身,成为了保护我们生命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而更加让我们信念坚定,相信胜利的,依然逃开不那些从SARS战役中走来,如今已布满白发的抗疫者。

84岁钟南山:确认“人传人”

若干年后,当你再次回想起2020年的中国,想起钟南山这个名字,你的脑海中浮现的除了“敬仰”、“感激”,应该还会加上一个“幸好”。

幸好是他进入了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幸好他在耄耋之年还有着健康的体魄,可以疲倦但坚持着去往武汉;幸好是他从容地接受了白岩松的直播连线,并笃定无畏的说出了那句:确认有人传人现象。不然在春节人口大规模聚集的当口,高歌猛进的新型冠状病毒,还要走进多少人的身体。

只有他,才能不在意得失功过,不顾忌体制流程,不惧怕公权干扰,坦然地说出真相。但凡他的措辞稍微犹疑闪烁,今天的这片大地,或许是另外一番景象。

2003年非典,时任中国疾病防治控制中心首席专家认为:引起广东部分地区非典型肺炎的病原基本可确定为衣原体。也正是这个“研究成果”,让抗生素成为了非典初期的主要治疗方式。

时年67岁的钟南山全然不顾外界的压力,公开疾呼:病原不是衣原体,不能使用抗生素。

他的坚持,让SARS病毒源发地的广东少走了很多弯路,并在他的带领下,广东的SARS病死率全球最低。而多个早期因大量使用抗生素治疗,最终治愈出院的sars病毒感染者,饱受股骨坏死的困扰。

这位老人,让我们相信生于这个国家,如此有幸!

73岁李兰娟:武汉必须“封城”

年过古稀的李兰娟,是建议武汉“封城”的核心主导者。

1月23日凌晨两点半,在春节前的临门一脚,武汉实施了人类城市文明史上从未有过的“封城”。

即使站在当下看,“封城”的决定还是晚了。但敢向城市管理者谏言“封城”,李兰娟为疫情防治抢下了最后的时机。“封城”这个最后的亡羊补牢的动作,让全国无数处在观望和忐忑中的人与管理者,放下了松散和侥幸,带上口罩禁止串门,开启了全民抗疫的战斗。

李兰娟的厉行和果决,在2003年浙江SARS防控期间就已体现。

当时,时任浙江省卫生厅厅长的李兰娟,在浙江出现SARS病例的当天,就力排众议,对密切接触的1000多人实施了就地隔离。彼时全国对SARS的认知和防治还远没有这么坚决,李兰娟硬是在巨大的质疑声中,率先将SARS病毒按甲类传染病进行管理,全省隔离人群总数达11万人。

而在对SARS病人的治疗过程中,李兰娟竭力倡导,对激素、抗生素的使用要克制谨慎,只在关键时刻进行合理应用。

SARS十周年纪念时,医学跟踪发现,曾在浙江治疗的SARS病人,没有一人出现股骨头坏死等严重后遗症的现象。而她在后续防控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中,首创的“二扛四平衡”疗法,成为了中国传感染病诊治的重要方案。

2月3日,李兰娟率领浙江援助武汉医疗队抵达武汉,也是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里,唯一一个深扎武汉一线进行疫情防治工作的专家。她正带领呼吸科、人工肝、ICU等疫情防治最紧缺的团队和四抗二平衡疗法,为我们创造好消息。

这位老人,让我们看到希望。

64岁汪建:精准检测与诊断提到与临床抢救同等重要

汪建是在这次武汉战疫期间,在大年初一率队前往武汉,并率先喊话将精准检测与诊断提到与临床抢救放在同等重要位置的人。

他的喊话的背后,是因为整个疫情前期,由于诊断试剂盒生产和核酸检测能力的不足,造成大量疑似患者无法被医院收治。

而他的喊话要面临的,是一个非体制内科学家和研究机构的身份,所引发的质疑和冒险。

这样的遭遇汪建并不是没有面临过,上世界90年代初,业有所成的汪建放弃美国的富足生活回国效力,担任中国性艾协(性病、艾滋病)会副秘书长。当时国内的艾滋病病人不过几万例,大家并不觉得这是件什么大事。

但到了1994年情况发生了变化。汪建收到河南防疫站送来的42分样本,汪建检测后发现,这些样本中有37例是阳性,也就是很可能42人种有37人感染上艾滋病。汪建将准备将这一重要发现在艾滋病学术讨论会上分享,但刚讲到一会儿,分享的幻灯片就被断电,因为主办方认为他没有资格讲这个数据。如今,我国艾滋病感染者保守估计已经超过80万,国家每年要为艾滋病防控花费几十亿资金。

2003年SARS疫情期间,汪建就是因为拿不到病毒样本,他的团队只能空守着自己的技术,让加拿大团队第一个测出SARS病毒基因组数据。而在拿到样本后,汪建和他的团队用不到两天时间就测出了SARS病毒基因组数据,第三天就研发出SARS病毒诊断试剂盒。

当时市面上的SARS病毒诊断试剂盒单个就已经炒到了1000元,在那样一个“千载难逢”的发财时刻,汪建大手一挥,将30万人份试剂盒无偿捐献给了国家,仅此一项就为国家节省3个亿。也因为非典期间的突出贡献,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接见了汪建和他的华大基因团队,并给予“想中央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办抗病之所需”的高度评价。

而这一次,汪建和他的华大基因从始至终都紧盯着新型冠状病毒的脚步。

他带领团队先是率全国之先,第一时间完成新兴冠状病毒基因组测序,率先研发出试剂盒。同时分别宣布向武汉、湖北和全国进行试剂盒捐赠。根据华大基因最新的披露数据,华大基因和其他爱心机构向武汉、湖北和全国捐赠的试剂盒,已经超过了22万人份。

其后又说服武汉市政府,由华大基因出人、出设备、出技术,建设能够与“火神山”、“雷神山”同等重要,每天可检测一万人份样本的“火眼实验室”。

更令人振奋的是,汪建带领的“火眼”,已经为武汉和湖北检测了超过2万份的样本,而武汉“火眼”的效能已经烧向了全国,现在在武汉、无锡、长沙、石家庄、上海、天津7个城市,都有了超强检测能力的“火眼”实验室。

这位老人,让我们相信胜利!

我们是一个在磨难中砥砺前行的民族,用无数人的甘愿奉献,将多难变成了兴邦。这些敢言更敢为的白发抗疫人,让我们身相信后的这片土地,依然有焕然一新的力量。

(来源:艾瑞网)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